韩国:寒酸、衰老的发达国家

20世纪60年代,借助发展出口导向型外向经济,汉江边上的大韩民国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短短20多年间,神奇的“汉江奇迹”使得韩国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令世人所为之震撼。然而,

几十年后的亚洲金融危机却使得情况急转直下,随着金融泡沫的席卷而来,“亚洲四小龙”成员无一幸免,韩国虽然借助外部支援艰难渡过了难关,但光辉之下的缺点已然暴露无遗,跌跌撞撞的大韩民国依然在迷茫的寻找没有前方的出口。

作为冷战对峙的前线度线的南北两端呈现着不一样的两种景象,两个国家的实力就和在板门店前执勤的哨兵一样,一边是富裕、一边是贫寒。

朝鲜战争后,悻悻而归的美国,为了在东亚“巴尔干半岛”—朝鲜半岛上建立对抗苏联的桥头堡和阵地,美国人选择手把手扶植大韩民国。

显然,韩国人并没有放弃这一次难得的机会,在朴正熙掌权下,韩国依靠外向型经济,不断扩大出口,增加外汇收入,随后引进所急需的技术及设备,大力推动韩国的经济发展。

短短几十年里,韩国集中所有优势力量,打造了三星、LG及现代等国际知名企业,一跃成为世界第11大经济体,在2006年终于达成了发达国家的目标。

韩国经济的崛起,为亚洲各国注入了强心针,用现在成功学的一句话来形容:世上无难事,只要找对了方法你就可以登峰造极。事实也是如此,从战争废墟中走来的小国,一跃成为发达国家的励志故事,让无数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国家倍感鼓舞,纷纷拜为楷模加以学习。

“汉江奇迹”的是朴正熙政府能在关键时期审视夺度,措施有力,但翻开这个奇迹的背后,还是离不开美国的影子。作为同时占有太平洋和大西洋的超级大国,美国人一直对亚太地区有着满满的控制欲。

不同于其他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热衷于在海外圈地建立殖民地,美国人更乐意通过经济控制的手段抢占地区市场,或许是乘着五月花号来到美洲大陆的前辈们深深刻在基因里的本能,可持续收入资本才是美国人经济上的信仰。

控制朝鲜半岛的经济,便意味着在远东,在苏联人面前建立了一个资本市场。经济腾飞的背后却隐藏着一个残酷事实,美国对韩国在经济上的大力支持,是韩军用实际行动在越南战场换回的。

据统计,1964年至1973年,韩国政府累计向越南战场派遣32万人,这个人数在1967年11月达到了高峰,彼时韩军驻越南的兵力达到4万人,支援美军的行动获得了美国人的首肯,外来资金源源不断地持续输入,让朴正熙得到了充足的启动资金。

国内众多企业得到了先进的技术和设备,国际企业迅速崛起,国内税收急速增长,同时因为韩军派遣海外的机会,国内经济获得了催化剂。

在此期间,80余家韩国企业跟着进入越南,这当中的三星、大宇及现代等企业赚取了大量资金。因此而赚取的外汇占全国的20%以上,这也奠定了日后发展成为财阀的基础。

贫富差距是一个韩国人逃不开的话题,一边是财阀富可敌国的傲人姿态,一边是穷人在生死线上的苦苦挣扎。在原始资本积累时期,三星、现代、大宇等企业已经垄断了整个韩国市场,外来资金的输入也被韩国的财阀牢牢控制,社会资源分配严重不平衡。

资本主义内卷化在韩国市场得到了体现,财阀控制了全国各大经济命脉后,严重的威胁到了韩国市场的健康,新型企业无法得到市场的滋养,无法获得成长空间。当社会资源、市场资本已经被财阀所控制时,社会就失去了应有的活力,阶级分化更为突出,社会结构严重僵化。

两极分化严重存在于韩国社会中,普通年轻人很难通过自身的努力实现阶级跨越,而从小边含着金钥匙长大的财阀富二代将享有更多的社会资源、教育资源,在起跑线上不公平,人生又谈何公平。

韩国电影《老手》里,贫民警探勇胜富二代的故事,终究只能是一个充满幻想的故事,在韩国社会是很难实现的。

贫富差距的拉大带来的是社会老龄化现象突出,作为全球第一个实现“零出生率”的国家,令众人大跌眼镜。事实上,高额的物价水平让大部分的韩国年轻人并不愿意生育,甚至杜绝生育,社会生活压力增大使得年轻人生育压力、养育下一代的压力也在与日俱增。

人口老龄化、生育率低下,严重影响到了韩国的经济发展,不断下滑的经济状况导致韩国政府不得不得想方设法鼓励社会生育,扩大人口红利,增加产值。但不可调和的贫富差距成为了一道死循环,让韩国政府始终找不到出路,民间需求和政府需求达不到一个共同的水平线。

投资韩国的美国人心里的算盘打得很精明,从一开始韩国就只能作为美国换回美元,向美国国内输送资本的新型殖海外民地。

外国资金在韩国市场注入的越多,就意味着外国政府和企业对韩国经济命脉的把持力度越大,纷纷而来的外国政府及企业通过资本的投入换取了财阀的股权。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财阀们控制住韩国的经济,以美国为首的外国资本控制住财阀,就像没有战时指挥权的韩军一样,韩国市场经济、韩国的企业也没有自己的自主权,只能沦为美国操控远东的财政工具。

牺牲自我换来的成长让韩国一夜之间成为世界奇迹,但繁荣的江南后面却是外国资本的影子在挥舞,资本家从来没有毫无理由的帮助,只有触手可及的利益。

纵观历史,远东上的朝鲜半岛也从未获得片刻安宁。在中国、俄罗斯和日本的轮流“关照下”,小国寡民的意识早已深深刻在韩国人的骨子里。

近代以来,作为中国东北的门户,朝鲜半岛遭到日本的无情蹂躏,催生而来的自卑情绪一直蔓延在朝鲜半岛上,于是朝鲜半岛率先摆脱了中国人的控制,有史以来第一次成立了王国,国王第一次当上了皇帝。但好景不长,操之过急的朝鲜又一次沦为了日本人的殖民地。

朝鲜战争后,为了能在国际上长脸,韩国政府选择了出卖利益而换来快速致富的道路也恰好说明了这一点,急于表现的韩国人只看到了眼前的既得利益,而抛弃了未来。

单一的韩国经济缺乏战略纵深,外向型经济有赖于出口贸易和外来资金的投入,一旦爆发金融危机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1997年金融危机席卷亚洲之时,韩国失业率达到了高峰,所幸的是韩国政府采取措施果断才有幸扳回一局,但留下的后遗症依然在影响韩国社会。

为了面子而急于求成很符合战后韩国的社会心理,政府只是底层意志力的执行者,这不能仅仅归结于韩国政府的单方面失误,而应该放宽到社会层面去看待和分析,就可以发现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现在成为美国经济殖民地也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作为亚洲为数不多的发达国家,韩国人始终感到危机重重,朴槿惠曾立誓要创造第二次汉江奇迹,实现父女双赢的伟大理想,可惜的是韩国的政治生态并不如她所愿,深陷牢狱之灾的她或许始终没有想明白自己的梦想何错之有。

创造了汉江奇迹的韩国,也把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矛盾和缺点凸显了出来,资本主义社会不可调和的矛盾,使得韩国社会在老龄化的反向越滑越深。

过度依赖外来资本的市场经济,使得社会内卷化越来越严重,无法拥有军队指挥权的政府也没有实力发动对外战争来转移国内矛盾。

那么可以说,资本主义国家应该有的缺点他都有,资本主义国家不存在的问题他也全都有,所谓的发达国家在这个缺乏战略纵深的半岛上只能是一个虚有其表的空架子。新冠疫情爆发后,更是严重激化了韩国国内矛盾,政府公信力在不断丧失。

韩国还是那个被财阀所控制的韩国,背后的金主美国仍在乐此不疲的收获源源不断的资本,新型的殖民地正在用它的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国家的利益永远需要独立和自主。

经济的发展需要脚踏实地的一步步前行,背负着发达国家的韩国,始终无法甩掉衰老和穷酸的特点,这种畸形的模式或许还会伴随很久。而韩国,不过是一个寒酸、衰老的“发达国家”。

原创文章,作者:admin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eoeyewear.com/news/115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