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临期食品花千元报培训班这届年轻人为啥舍得花钱去学习

在他们看来,朋克与养生不冲突,懒但追求精致没毛病,而既想躺平又积极上进更是人类天性。

“学习和课外自我充电”是74%的95后在闲暇时间的第一选择。而那些不断给自己报班充电的职场人更是撑起了一个超过千亿的终身教育市场。年轻人究竟在学什么?他们通过不断“补课”学习,寄托了什么,又试图改变些什么?从未见过如此热爱学习的年轻人

“在b站上大学”、“在b站偷偷上课”,“看别人直播学习,我也学习”……这些放在两年前还有点奇怪的事情,在今天,成为了95后中的潮流。

年轻人们熊熊燃烧的学习热情已经把b站,全国最大的二次元文化社区硬生生变成了全国最大在线自学网站。

经B站统计,2018年有1827万人在B站学习,相当于2018年高考人数的两倍。2019年,伴着Vlog热潮的兴起,B站学习类UP主数量同比增长151%,学习视频播放量也同比增长274%,泛知识学习类内容的观看用户数则突破5000万,相当于2019年高考人数的五倍。从天文地理到文学历史,他们在b站学习的课程五花八门。除了免费的知识,线下培训,付费资料,花钱听一场讲座、跟读一本书,年轻人正在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花钱买知识。也就是所有人都熟悉的“知识付费”。2016年前后,这个概念一度席卷市场,得到、喜马拉雅、知乎、豆瓣、果壳……各路人马纷纷杀入知识付费市场,利用各种形式变现。

然而从北大经济学课到清华管理学课、从怎么做好PPT到如何在30天内练出肌肉、从如何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到如何迅速成为一个营养专家……光怪陆离的市场让这个概念迅速变得尴尬起来——“究竟是贩卖知识还是贩卖焦虑”“被咀嚼过一遍的’二手知识’不能代替阅读本身”、“知识碎片化大行其道”,知识付费面临诸多质疑。

如今,概念本身的争议没有摆脱,但愿意为此花钱的年轻人增加了。在互联网信息总量大约每3年翻一番的情况下,海量的信息让许多人反而有种无法饮用的饥渴感,陷入柯勒律治所说的“到处是水却没有一滴水可以喝”的窘境之中。

急迫需要通过知识迅速充电提升自身竞争力的年轻人们更是陷入了“知识渴求焦虑”。如果你需要考公或考研,在搜索栏输入关键词,映入眼帘的是成千上万条良莠不齐的信息,你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从中不断地进行筛选与辨别,挑选出少量的有效信息。

而知识付费如同一个“知识胶囊”,极大“优化”了年轻人的时间与精力,为他们提供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在极短时间内掌握有针对性的专业知识的方式和途径,只要你花钱就行。

在中国,面对升学、求职、晋升等各个人生阶段,如果想要做出改变,似乎都需要一场考试。

提升学历需要考研,即使不出国留学,为了求职时证明英语水平也需要考雅思考托福;为换一个赛道或者只是想让自己多备一个求职的技能需要考各行各业的职业资格证书。

据时代数据不完全统计,在2021年下半年中,超过60门考试将要举行,包括热门的注册会计师考试、法考、研究生考试、教师资格证、ACCA考试等。人们渴求通过考试,让自己不确定的生活,变得更确定一点。

在淘宝教育发布《2020年成年人自学报告》中,“初级会计”、“计算机等级考试”、“建造师”课程成为年轻人最爱买线。企鹅智酷数据指出,绝大多数的用户获取知识内容的动机仍然是功利性的。“ 能提高工作效率或收入的知识和经验 ” 和 “ 职业与学业的发展建议 ” 最高,达到将近四成的付费意愿,果壳网调查则高达63.32%。

而艾媒报告则指出,近7成的成年人进行非学历教育的目的都是为了深造或跳槽做准备。但另一种更纯粹的目的正在大众中普及。不论是在b站、抖音还是快手,泛知识类视频受到追捧。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戴建业用带着一些湖北口音的普通话讲唐诗宋词,在抖音收获500万粉丝,每条短视频点赞数多则过百万,少的也有数十万。中国科学物理研究所在b站上发布的一个关于“黑洞照片”视频播放量达到134.2万。刑法讲师罗翔,更是红成了“2020年最速百万粉传说”——入驻b站2天涨粉百万,10天超过200万,他的新书,《刑法学讲义》在去年8月上市即销售5万册、首周发行量超过20万册。物理学、建筑学还有计算机学等各色学科的观众都出现了罗翔的刑法课堂,“慕名而来”“前来报到”等弹幕密密麻麻布满了屏幕,被网友戏称,“千军万马追罗翔法考”。

观看罗翔视频,购买罗翔的书的人大多都不是法学生,也都并不需要参加法考,他们源源不断“慕名而来”、“前来报到”纯粹只是为了一种获得知识的快乐。

关于类似的情况还有许多。如果你留意过去一两年来社交网络上的消息,会发现周围不少人在周末甚至是下班之后,去上兴趣班:茶道、陶艺、烘焙、街舞和插花,甚至如何做一杯完美的虹吸咖啡……图源:锌刻度

在不断内卷的今天,这些纯然的、与实用无关的知识使人平静,帮助他们将自己的生活逐渐“展开”。

无论出于何种目的,源源不断涌入的年轻人们撑起了一个超过千亿的终身教育市场。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综合性终身教育行业市场规模达1624亿元。其中,在线%。会选择线上学习的大多都是需要应付工作和家庭生活,缺少整块时间来上课和生活的职场人。他们可以挪用一切时间进行学习,无论是在通勤路上、在吃饭、排队还是开会间隙,都能迅速获得知识。与线下学习相比,线上的一大好处是更便宜。随着竞争越来越激烈,成为人才的成本也越来越高,与和动辄上万元的线下课程相比,益普索Ipsos《2019中国在线职业教育市场发展报告》发现,75%的受访用户在接受职业教育时偏好在线形式,七成用户在学习平台的年均投入在3000元以下。目前,成人教育市场的在线营收已经显著高于未成年人市场。据艾瑞核算,2019年成人教育市场的在线%,远远高于早幼教市场的5%,以及k12市场的10%。作者 郑艺阳

原标题:《吃5块钱的临期食品,花千元报一个培训班,这届年轻人为啥舍得花钱去学习?》

原创文章,作者:admin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eoeyewear.com/news/12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