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韩国娱乐圈:超 30 人自杀 女星陪睡近百次

(编辑 张硕)12 月 18 日,韩国男团组合 SHINee 成员金钟铉,在家中烧炭自杀身亡,年仅 27 岁。金钟铉在遗书中表示自己太辛苦了,而对于自己艺人的身份,他则写道:为什么选择了这个?很可笑。

根据不完全统计,包括金钟铉在内,已有超过 30 名的韩国艺人选择自杀,数字之高,令人咋舌。

2007 年,韩女星 U-NEE 传因不能承受新专辑上市的巨大压力,在家中自杀身亡。

2009 年,韩女星张紫妍上吊自杀身亡,遗书中自曝被迫进行上百次性交易。

2015 年,曾为女团 KARA 的落选练习生 So Jin,因明星梦碎跳楼身亡,年仅 23 岁。

2017 年,韩国男团组合 SHINee 成员金钟铉,在家中烧炭自杀身亡。

事实上,在韩国艺人看似生活光鲜的背后,来自各方的压力始终折磨着他们。接下来,将为您细数韩国娱乐圈的 六宗罪 ,它们是导致众多艺人选择自杀的元凶。

韩国被称作 造星 梦工厂,每年都有为数不少的年轻人被推到镁光灯前,成功出道。然而在这之前,新人们往往要以 练习生 的身份接受大量训练。

中国好声音冠军张碧晨,也曾在韩国有过一段 练习生 经历。谈到那段经历,张碧晨透露:每天从上午 10 点到练习室,一直要到晚上 12 点才回宿舍。

韩庚在《鲁豫有约》中也曾谈到,(在韩国)当练习生的时候,最多每天要连续练习 20 个时。 魔鬼般的练习让他很辛苦,甚至骨折了两个月自己都不知道。

除去艰苦的训练,众多才华横溢的练习生,还要为仅有的几个出道名额展开惨烈竞争,而淘汰率则高达 80%。如今在亚洲大红大紫的权志龙,走红前曾做了 11 年的练习生。曾经 东方神起 组合主唱金俊秀,则险些因为漫长的变声期被退训。 练习生 制度的残酷性可见一斑。

在中国,一个二线演员拍一部三十集的电视剧能轻松赚得百万,片酬在交完税后可以直接收入囊中。而在韩国的经纪公司,抽佣则相当高,新人和公司在合同里签的或是三七分成,或是二八分成,虽然作为新人来说这不算低,但如若是组合,能分到每个人头上的钱就微乎其微了。

作为在韩国发展较好的中国艺人,韩庚在韩国打拼时生活也并不富裕。粉丝们心疼韩庚生活简朴,经常会自发买一些东西给他,比如在 06 年韩庚生日的时候,粉丝就集资为他买了一台电脑。

在韩国娱乐圈中,前辈、后辈关系非常明确。在经济公司中,培训生因为表现不佳被前辈教训是常事,而组合中如果哪个成员不听话,大队员作为兄长拳打脚踢的事件也是时有发生。

韩国演员民宇赫做客综艺节目时就曾透露,他的前经纪人曾多次对他使用过暴力,为此他曾在 1 年时间里 7 次因脑震荡住院治疗。而在被问到是否进行过反抗时,民宇赫表示 当时我并没有想着反抗,我以为每个艺人都会经历这些。

此外,韩星的私生活也被经纪公司严格的控制。据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调查显示,包括全智贤、Rain、崔智友、文根英等明星在内的 354 名艺人,都曾被逼签下不平等条约。

曝光的合同中,经纪公司要求艺人公开私生活所有细节,若走红前曾有陪睡或陪酒等不堪往事,必须全盘托出。甚至谈恋爱、分手,也都是经纪公司在背后一手操控,艺人完全没有个人空间。

《来自星星的你》女主角全智贤,自拍摄《野蛮女友》走红后,一直位居一线。经纪公司担心其人气太高,被挖角跳槽,多年来一直对她进行非法监听,个人隐私完全公诸于众。对此,张碧晨、韩庚都在不同场合表示过曾遭到类似监管。

潜规则 在韩国娱乐圈同样十分泛滥。有报道曾披露韩国三代财阀家族中的李老板,在半年时间中,先后和 50 余名韩国女演员和期待进入演艺圈的女性同床共寝。歌手 Sara 表示她认识的一些韩国女艺人,就曾主动或被动地通过 潜规则 交易,得到自己想要的角色或演出。而一些经纪公司的高层,迫使女艺人就范更是平常之事。

曾出演韩剧《花样男子》的韩国女星张紫妍,在 2009 年上吊自杀。张紫妍留下遗书指控经纪公司逼她陪睡近百次,就连父母的忌日也无法避免,有次更被迫 5P,若不从就会被打。

张紫妍在遗书中痛苦地表示: 每当穿上新衣服时,就是必须跟新男人陪睡的日子,一辈子也难逃性交易的梦魇。 并透露自己在 2005 年至 2009 年期间,被经纪公司强逼为大企业、新闻媒体高层,演艺圈人士等 31 名男性,先后 性朝贡 上百次。

黑帮组织的勒索、要挟也让韩国艺人如临梦魇。据韩星安在焕自杀案调查的报道,安在焕生前因欠下 40 亿韩元的高利贷而受到威胁,选择自杀。

女星张娜拉的父亲兼经纪人朱虎声,曾发表过题为《韩流与韩国娱乐圈的忧郁症》的文章中提到,有人曾强迫张娜拉到酒吧唱歌,因为实在无法应对,他最后只得向韩国警方求助。而女星崔真实,生前也曾遭遇绑架事件。

据知情人透露,在韩国娱乐圈中,曾有不少明星被拍下色情录影带的事件。有时,制造这些录像就是经纪公司所为,目的是逼迫艺人受控于自己,或是索要钱财和进行报复。

网络暴力也令许多韩国明星不胜其扰。来自于舆论的诽谤、恶意中伤可以让一位正当红的演员一蹶不振,有时甚至可以成为一柄匕首,夺走明星的生命。

韩国演员李升燕正当红时拍摄了一辑以慰安妇为主题的写真,迅速成为 人民公敌 ,此后即使拍摄了柏林银熊奖导演金基德的作品《空房子》,事业依然未能东山再起。

而因一部《星梦奇缘》被中国观众熟知的韩国女星崔真实,因不堪忍受网络上的谣言,选择上吊自杀。当时有谣言声称,崔真实放高利贷给好友丈夫,导致后者无力还钱,进而烧炭自杀。

对于网络上的谣言,崔真实自杀前曾对媒体有过这样的表述: 我浑身在发抖。这样下去我真的会死的。如果我死了,大家会相信我的‘真实’吗?我叫‘崔真实’,但大家却把我叫做‘崔虚假’。这是不是太让人伤心了?虽然对不起两个孩子,但比起做一个被别人戳脊梁骨的妈妈,死后能证明清白的妈妈不是更好吗?

可以看出,网络谣言曾给崔真实带来极大的困扰,间接导致了崔真实自杀的悲剧。

通过上述种种现象不难发现,韩国艺人在光鲜的外表背后,有着太多不为人知的心酸,他们要面对的压力远超普通人。而在种种重压之下,长此以往,艺人的心理防线被一点点攻破,这也导致了如此多的艺人选择用自杀的方式来获得解脱。

面对接连不断的自杀惨剧,韩国方面也进行了反思。在 2008 年崔真实自杀事件发生后,韩国警方动员了 900 人监管网民恶意留言。

韩国政府和执政党,也在此之后着手修订了关于互联网弊端的法律。按照新的修正案,日用户数量超过 10 万的所有网站必须采取 实名制 ,网络暴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2014 年,韩国法院判定经济公司禁止艺人恋爱为无效条款。某公司 练习生 因恋爱产生的纠纷与公司打官司,法院判定 练习生 胜诉。

尽管出台了一系列的措施,韩国艺人们依然背负很大压力。然而要想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局面,需要政策、市场、经纪公司、艺人、粉丝等多方面的协作。

原创文章,作者:admin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eoeyewear.com/news/164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