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演艺公司一夜蒸发七亿韩国娱乐经济已经穷途末路?

今早微博热搜再一次贡献给了娱乐圈,韩国YG娱乐公司股市暴跌,一夜之间市值蒸发7个亿,同时旗下艺人胜利宣布退出娱乐圈。

做为韩国的王牌娱乐公司,YG娱乐公司在韩国娱乐市场拥有领头羊地位,和非同一般的话语权。其旗下的著名艺人包括著名韩国男子组合BIGBANG、以及2NE1、WINNER等知名明星团体,可称为韩国造星梦工厂。

其中以BIGBANG最为令人瞩目,整个团队的leader权志龙以独特的个人魅力席卷整个亚洲,带来韩流风潮让人记忆犹新。而YG娱乐公司也以BIGBANG受众为主的股权占比最多。

随着BIGBANG团体入伍,粉丝粘着力下降,又接连爆出成员TOP吸毒,胜利夜店丑闻等新闻,使得YG股票持续下跌,终于在今天凌晨以“胜利宣布退出娱乐圈”的新闻头条达到冰点。

据悉,2014年,法国LVMH集团以“可赎回转换优先股”形式,为YG公司注资610亿韩元。但由于YG股价持续下跌,专家预计,在今年10月,也就是投资股份5年期后,该公司将会有极大可能要求YG公司偿还其本息670亿韩元。这对YG公司来说,无疑是一个雪上加霜的消息。

更糟糕的情况还在后面,此次艺人丑闻波及的范围不仅仅是自身,或者单独一个公司,而可能是整个韩国娱乐市场。

YG公司与SM公司、JYP娱乐公司都素有业务往来,更曾合体创办娱乐公司新形势。这场风波使得韩国多家娱乐公司股价也受到牵连。整个韩国娱乐市场恐将进入严冬。

尽管YG及时与胜利解约,此举登上热搜头条,妄图弃车保帅,但韩媒的颓势已经难以挽回。

曾经的中国大陆市场是韩媒眼中不可多得的一片沃土,发展空间大,回报率高。但因为部分韩国艺人品行不佳,企图在大陆捞钱洗钱,吃相难看,据了解,我国于2016年7月14日起,广电总局对韩国艺人的在华活动有所限制,人称“限韩令”。 “限韩令”或者是“禁韩令”不止局限于影响娱乐圈,对整个韩国经济冲击力也极大。

“限韩令”一经施行,不少在华活动的韩星,被迫将已经创作或创作完毕的作品压入了箱底,此举俨然损失惨重。据了解,当时“限韩令”实行三天左右,韩国娱乐公司的四大巨头总市值约下降了20多亿人民币。

而同时受到波及的还有国内娱乐经纪公司,比如华谊、阿里、腾讯等公司,因为先前引入韩媒娱乐节目,也被迫减少了播放量,合作链中断,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损失。传统卫视也因与韩媒合作开展综艺,也纷纷选择改名、调档等等寻求生存。比如《奔跑吧,兄弟》改名为《奔跑吧》。

韩媒的经济波动和国内政策的施行,不由让人深思,韩流带来的社会经济影响,是否真的那么光鲜亮丽?

向来有“外来的和尚会念经”的说法,曾经的韩星在国内可谓如日中天,拥蹙者甚多,甚至影响到了我国的审美观念、服装潮流和语言文化。而国内影视形象也从戏骨转化为鲜肉,硬朗变为萌、可爱。国内的爱豆追星文化也在向韩国发展,爱豆偶像越来越低龄化,送往韩国做练习生出道,已经成了潮流。

一方面国民文化教育情况受到影响,青少年以韩流明星为榜样,部分明星吸毒纹身等不良嗜好,荼毒青少年的思想;另一方面韩媒文化出口,也带有经济软实力输出的潜在影响,传统卫视、视频平台以引进韩国综艺节目为噱头,缺少了个人创新思考的能力,一味依赖于引进和包装。殊不知,引进来的不只是精华节目,还有畸形审美糟粕,而省去的不只是节目制作成本,还有我们自己的创新能力。

也许“禁韩令”禁的不只是声势浩大的韩国偶像,而更多是在保护国人独立思考的能力。

韩媒造星工程固然成熟,不过一旦偶像失格,承受经济风险的是整个娱乐产业,好比胜利的丑闻和YG公司一夜之间的巨大损失。在国内市场不被韩媒同化和相关利益牵扯太多的前提之下,吸收对方的失利经验,反思我国的偶像经济,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如今国际氛围相对友好,社会容许度变大,韩国明显或许会再度输出,但曾经红极一时的偶像们还会如鱼得水吗?保持职业道德和良好的人品,是每个人应该尽的义务。

韩流娱乐也许会接受社会时代的考验,但真的会穷途末路吗?笔者并不这么认为。娱乐时代在蓬勃发展,不过韩媒要想发展下去,也许会面临行业的重新洗牌。

原创文章,作者:admin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eoeyewear.com/news/221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