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学与游牧性格

今年5月6日,几乎不在媒体露面的村上春树,时隔18年后在京都举办了讲演会,当天,村上春树一副墨镜,一身休闲服,一顶棒球帽,而且还是反戴着的,留给记者抓拍的时间仅有几秒钟,然后就像一股风一样迅捷地钻入了讲演会场的旁门。讲演会禁止媒体入内,同时禁止听众录像录音,全场两边的过道上站满了佩戴徽章的工作人员。这是我所见到的作家讲演会中最森严壁垒的一个。

不过,也许正因如此,村上春树在讲演中表现得格外轻松,妙语连珠。这次讲演会却是围绕着他作为职业小说家而展开的,其中有些话能让人直接想到日本文学的传承问题,当然,这也是我个人最感兴趣的内容。

村上春树讲演时说:“这话在这儿听听就行了,别出去说。我喜欢夏目漱石和谷崎润一郎,我不喜欢川端康成和三岛由纪夫,他们让人觉得郁闷。”没等他的话音落地,场内已有人发出了惊叹的声音,因为在世作家能如此直言的,日本恐怕为数不多。当然,媒体并没放过村上春树,当晚的电视新闻就大幅报道了这一内容。

谷崎润一郎是当代日本文学的一座高峰,代表作《细雪》是唯美主义的经典作品,已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如果以世界文学作为一个参照尺度来评价日本文学的话,无论是过世的谷崎润一郎,还是在世的村上春树,他们无疑都是最前端的小说家。同时,这两者的地域关系也是揭示其文学之关键。

村上春树是1968年离开兵库县芦屋的,他去东京上了早稻田大学,他当时18岁,至于他为什么喜欢谷崎润一郎,援引他自己的话说:“我很享受《细雪》这本书。我的母亲是船场商家的女儿,而且家里三个孩子全是女儿,她是长女,小说的环境就是我身边的现实,所以读起来毫不费力。不过,谷崎原本是东京人,我觉得他是用观察异文化的角度,创作了生动的剧情,出生后始终待在那个地方,便会有些过于温吞,或者气氛太过平淡,没什么足以诱发巨大变动的要素。不过,也正因为这样,那也是个能够愉快悠闲地生活的地方。”

不难看出,在村上春树的解读中,他关注的是地域关系以及个人的经历。其实,这一同样的解读方法也完全适用于谷崎润一郎本人。谷崎润一郎1923年离开了东京到了兵库县的芦屋,当时他37岁,与村上春树的“东进”相比,他一路“西行”,两人所生活的年代虽然跨越明治、大正、昭和、以及眼下的平成年,但他们相互东西穿梭的道路也许只有当时的一条“东海道”,相互都是在告别了青春的故乡之后开始的远行,心路历程酷似。

村上春树从小在大阪与神户之间的兵库县长大,他自称是“典型的阪神少年”,1995年在阪神大地震之后,他曾经回到故乡,并且徒步一直行走到兵库县中心的神户市。“我穿上了胶底步行鞋,把小笔记本和照相机都放进了单肩包里。”从这一装扮上就可看出,当时的村上春树虽然已是功成名就的小说家,但他对故乡的风土仍然保持了零距离的接触,乃至走过市立图书馆的旧址和西宫神社时不禁发出感叹。“这些地方对我都是非常值得怀念的。”

谷崎润一郎1886年7月24日生于东京的米商家庭,年幼时生活富裕,因是长男,从小有好几个保姆服侍。后来由于父亲的生意失败,几经波折, 读到东京帝国大学国文系3年级时因拖欠学费而被迫辍学,从而开始了文学创作的生涯。1923年关东大地震后,谷崎把全家由东京迁到关西定居下来。

如果说谷崎润一郎是纯粹的关东人,那村上春树就是纯粹的关西人,两人的年龄之差虽然超过了60年,但作为日本文学之于当今世界的重镇,其两者的经历与小说之间的神似却成为了一个饶有兴趣的现象。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原创文章,作者:admin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eoeyewear.com/news/22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