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第十七章正道沧桑164就在血防专业培训期间,针灸科筹备完毕,先生正式上班了。晚上,先生来帮助宋军开张,拖了几个月,开张伊始,肯定比较忙的。两人忙碌了两个多小时,闹哄哄的人群才散去,这时,麦杆老婆来了。麦杆老婆笑吟吟地坐在宋军对面,把手伸给宋军:宋军兄弟,你…[浏览全文]

卷三?《车?前?草》第四部?逃亡者?第一章?他们肯定都是些“事大”的人?????????一?来人是个瘦骨嶙峋的,戴着玳瑁眼镜的小个子,上身穿件破军大衣,补丁摞补丁,下身穿条剪断的裤子,像个超大的短裤。他拄着把草杈一步一喘,眼镜经常往下滑,走到我面前,弯下身…[浏览全文]

?三?天色完全黑暗下来,没有钓夜鱼人燃起的篝火,没有打草人窝棚的灯光,大草甸子沉睡了,风也敛起翅膀。天边升起一轮月亮,似一块悬挂在草垛上面的银盘,洒一地银光。江边的蛙鼓叫得更欢了,浅水里有鲶鱼捕食青蛙的翻花声。老狼已尾随我一两里地,明显加快脚步缩短我们之间…[浏览全文]

????二?黄昏,我来到二道江旁。我从没走过这么远的路,越走越荒凉。极目所至,那更遥远的去处,荒无人烟的天地融合为一色。过去我和小伙伴们出来钓鱼、摸蛤蜊、蹲宿儿、搂草、遛土豆,最远也只离糖厂二十多里路。都是在有人烟的江那岸,有时游过江去玩耍也只深入两三里地…[浏览全文]

卷三《车?前?草》第三部?红色恐怖??第七章?与狼共舞???????????一?我躲在小胡同里的一块石头上坐着歇息,不敢上大街。紧绷的神经一经松弛,再加上昨晚没睡好觉,脑袋直往下沉,肚子里饥肠辘辘。我打起精神拍掉身上的尘土,脱下解放鞋掀开鞋垫,从里面抽出十…[浏览全文]

??三?站前派出所是一座四合院落,一圈平房环卫着大门,院落里的门窗都敞开着,值班室窗前放着一辆自行车。午休时间,其它窗口传来一阵阵此起彼伏的鼾声,我被送进屋时,值班的警察正额头枕着胳膊,趴在办公桌上打盹。想必我打扰了他的美梦,他戴正军帽,整理好衬衣的领口,…[浏览全文]

1骑着骆驼,随着旅游团队在沙漠中逶迤前行。望不到边,高低起伏,除了沙还是沙。十分单调。炎热缠身,口渴冒烟。突然有游客惊喜叫道,看!胡杨林!纵眼望去,只见左前方,金碧灿烂,层林尽染,如云如雾。骆驼似乎也加快了脚步。进入树林,大家终于松了口气,用手扇着风说,唉…[浏览全文]

夏天的暑气还没降临到这个小城时,川岛糜子就在淘宝网上买了一件乳黄色吊带裙。是288元。对于崇尚低碳生活的糜子来说,有点下血本了。她有一双奶白色的小凉鞋,再加上微胖的身躯,三者一定是完美组合。二十八岁的川岛糜子有三条连衣裙,唯独没有穿过吊带裙。和中国男朋友小…[浏览全文]

第二十七章小城的夜,因车子的到来打破了宁静。车子还没有进入车站内,就被陆续围上成群接客车主;摩托车、出租车、还有三轮车。“请问去哪里?车子送一下。”“老板去哪里?送一下。”“美女去哪里,送一下?不会贵的。”“……”车子周边一下子围了二三十个人。“要帮你拿包…[浏览全文]

????二?咔嚓嚓咔嚓嚓的车轮声惊醒我,头顶传来嘈杂的话语声。我抬起头,脑袋撞在座椅下边,这才意识到躺在车上,车厢里已上满旅客,正在向什么地方疾驶。糟糕,这趟车要把我拉到哪里去?怎么睡得那么死,没听到旅客上来的喧闹声!我抱着侥幸的心理思忖,碰巧是我要上的那…[浏览全文]

卷三《车?前?草》第三部?红色恐怖?第六章?再见,白土地????????一???我背着书包,溜出家属区,沿着大道走向糖厂东大门。看上去我这个小逃亡者一定很可笑,上身穿着姐姐的女式黄军衣,下身穿着劳动布裤子,头顶戴着姐姐的蓝方格头巾,活像童话中的母鸡婆。我的…[浏览全文]

??五?到了预定时间,七哥领来我的母亲,她一进门就搂住我泣不成声:“儿子,我的孩子,可把妈想死了!”我靠近母亲,紧紧偎在她的怀抱里,像刚刚跑过一场马拉松赛,没有了精神和力量。门外昏暗起来,一片阴云遮住月亮,整个家属区都在安睡,没有谁会想到我们母子在这儿相见…[浏览全文]

????四?第五天,我冻醒了,身上每一个关节都疼痛,头昏眼花。天上繁星密布,夜晚开始退却,清冽的空气扑面而来,黎明的寒光取代了夜色,东边的天际铺满朝霞。我想趁早晨地里没人偷几个茄子充饥,一探头又缩回脑袋。时值盛夏,为了凉快,干活儿的人起的比我还早,已开始浇…[浏览全文]

?三?我逃出来第四天了。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温度渐渐升高,我睁开眼睛支撑着坐起来,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从破围栏往外看,左面不到一百米处,是爱国菜社,在我的正面,糖厂家属区的大院遥遥在望。离马厩右边不远处,是一大片望不到头的菜地,菜地里种满茄子、洋柿子。一条土…[浏览全文]

?二?再见张援朝的时候,已人到中年。那是我从北京去东北的避暑圣地松花湖,参加一家杂志举办的笔会。我在吉林市火车站下车,参观过著名的小丰满水电站,然后驱车几十公里,一路山高水长,赶到松花湖畔的青山客栈。张援朝是杂志社的广告部主任,正在宾馆大堂搞接待。住宿登记…[浏览全文]

卷三《车?前?草》第三部?红色恐怖?第五章??我们都是时代牺牲品??????????一?我跑了,跌跌撞撞趟开苞米地,一直向柳丛跑去。身后那个保卫科喊:“他人哪去啦……跑啦!”接着有拉动枪栓的声音,“滚回来,要不开枪啦!”我爬上第一道防洪大坝,滚下坝坡跑进茂…[浏览全文]

四?送我们去“五七干校”的是一辆带拖斗的四轮拖拉机。这一拨同去干校的有六个牛鬼蛇神,五男一女,我年龄最小,由一个厂里的保卫科干事押解。我们的铺盖卷堆在车厢后边,人集中在前面。学校有我、赵关键和二毛子,厂里那三个人我只认识一个,是彬子的父亲,会计刘叔叔。糖厂…[浏览全文]

三?6月底,我还没明白这一切如何发生的,已身在其中。临走前一个晚上,下了一天雨,街上泥浆横流。母亲一直没有出门,为我准备去干校带的行李物品,二毛子打着雨伞跛着脚来串门了,有什么重要事情非说不可。母亲披上衣服走出里屋,两个女人站在外屋的门口,脸隐在阴影里谈了…[浏览全文]

??二?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苦难像嫩江水一样滔滔不绝,一浪接着一浪。总部对我展开“车轮战”,要求各个班级集中目标,集中火力穷追猛打我这个不老实榜样,其严厉程度前所未有。王官迷宣布,对于艾平的态度是区别革命与反革命的标准。每个人都得写大字报,动嘴又动手…[浏览全文]

卷三《车?前?草》第三部?红色恐怖??第四章?幻?灭??????一?天色暗了下来。院墙外扒满看热闹的人,前趟房窗口也探出许多的脑袋。我周围站着十几个大人孩子,女人们揪起吕大姨,揪起我,扭住我们娘俩的胳膊押出门外,成“喷气”式飞机状撅在院子里示众。还别…[浏览全文]

本站文摘栏目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

原创文章,作者:admin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eoeyewear.com/news/233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