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韩国体育这么“脏”?

18世纪末是朝鲜绘画的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前,受中国文人画的影响,主宰朝鲜王朝画坛的也是一帮文人画家,没事最喜欢画一些山水花鸟来表现自己的文人意趣。

至于画风么,跟中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下面这几幅,混进中国画堆里你能分得出哪个是朝鲜出品吗?反正我是不能。

不过总会有那么一些人喜欢标榜“我们不一样”。到了18世纪后期,朝鲜画坛出现了几个“异类”,非要把朝鲜王朝真实的社会风俗画进画里。这就是在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大放异彩的朝鲜风俗画。

金弘道是这三大巨头中年级最大、成名最早的,后面两位多少都受了他的影响。他的笔下,是底层阶级、平民百姓的各种生活场景,画面朴素、真实。

不知道是三弟还是三妹的申润福(因为在韩国的影视剧里,申润福都是女扮男装的)最出格,因为他最喜欢画两班(贵族)和女性之间的情色场面。

但他的画面不像春宫图那样赤果果、火辣辣,反而给人一种柔美、静谧的感觉。尤其是他画中的女性形象,无论贵族女子或是妓生(妓女)都刻画细致、富有曲线美。

眼神好的朋友现在可能满脑门问号,这胸都露出来了,尺度明明比上面那些都大呀……萃花你确定没有贴错图?

萃花义正言辞地声明,我没有搞错,这真的不属于情色,而是人家的民族传统服装!传统服装!传统服装!

这种上衣叫做“赤古里”,本来至少是能盖住腰的,但18世纪晚期受到妓女服饰的影响之后就开始缩水了,最终缩到连胸都盖不住了。

不过一般这种“短小精悍版”的赤古里不是贴身穿的,只有平民阶层生过孩子的妇女例外,因为方便哺乳、方便劳动。

对于这一习俗我国也有记载。甲午中日战争前,李鸿章曾经命人考察东北边境,这人回来之后写了一本《东游纪程》,里面就写到“朝鲜风俗……妇人裳大衣小,生子辄露乳于外,严寒不顾。”

也有人说,只有生了儿子的妇人才有资格把胸露出来炫耀,生女儿的想露都不行。

但不管谁能穿谁不能穿,反正20世纪初,日本占据朝鲜之后,看到的就是满大街白花花的胸。日本人一看这也太伤风败俗、有碍风化了,就严令取缔这种陋习!

当时在汉城、釜山这样的大城市,巡逻的日本警察一旦在大街上看到穿这种露胸装的女人,轻则罚款,重则当场扇耳光。

可流传了一百多年的习俗哪是那么容易说消灭就消灭的,日本人手再长也管不到每一个农村的犄角旮旯。所以据说直到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军在仁川登陆后,仍然能看到这种服装的踪迹。

到现在,距离“短赤古里”消失也不过才半个多世纪,但惊掉萃花下巴的是,韩国对这一习俗却一度矢口否认,甚至说这是日本侵略者在故意造谣,目的就是丑化朝鲜人民。

批判、反思自己民族文化习俗的见多了,还真是第一次见到直接否认的。而且这个习俗也没有严重到不能接受的地步吧,中国古代裹脚的习俗比这愚昧、残忍多了,我们可没说“这事不是我们干的”。

吃惊之后就是恍然大悟,拒绝面对自己文化中落后的一面,和觊觎别人的优秀文化一样,都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因为知道自己不够优秀、不够强大,所以极力要把自己武装成足够优秀、足够强大的样子,不允许、不接受落后和短板(毕竟周边就围绕着三大强国)。

这种民族心理反应到外表上,他们接受不了自己不完美的容貌,全民族整容成风。反应到竞技体育上,就是“输不起”!

韩国是真的输不起,远动员如果发挥不好,痛哭流涕、甚至下跪向全国人民道歉的事一点都不稀奇。而且问题是,即使他们哭一个小时、跪一个小时,韩国的民众和媒体往往也不会原谅,会朝他们扔鸡蛋,骂它们废物!

国内给的压力这么大,只许赢不许输,赛场内外会采取什么策略就可想而知了吧。

不知道的,想一想1988年汉城奥运会被韩国选手、观众、甚至保安队长殴打的裁判,02年世界杯满脸血的意大利队员,平昌冬奥会频频“犯规”的中国队,以及今年世界杯韩国队破纪录的的63次犯规!

在韩国找到正确表达民族自尊心的方式和途径之前,韩国体育就会一直“脏”下去。

原创文章,作者:admin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eoeyewear.com/news/241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