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作品中的“她文化”

编者的线”这个数字作为年龄出现时,带给女性的究竟是什么?近期热播的国产剧《三十而已》,被认为“终于有国产剧开始正视当代女性文化下的观众诉求”。该剧播出后多次登上热搜,还因剧中一张富太们的爱马仕合影科普了一波“奢侈品鄙视链”。有观众质疑,这不是“热搜话题影视化”吗?也有评论认为,该剧只是借人物处境反映了近两年舆论场对女性新的讨论点——职场女性、全职太太、新型恋爱关系、丧偶式育儿等。近年来,女性“她文化”越发受关注,“30+”女性在现实生活中面临哪些挑战,又经历何种变化?本文从近年来中日韩多部影视、文学作品中,略窥一二。

《三十而已》的三位女主角代表了三种完全不同的女性群体:未婚,已婚未孕和已婚已孕。江疏影饰演的王漫妮作为“沪漂”,背负父母催婚、高房租和职场竞争等多重压力;童瑶饰演的顾佳则是全职太太,为了儿子就读顶级幼儿园拼命打入上流社会,还要帮老公处理公司事务;毛晓彤饰演的钟晓芹只想过安稳小日子,可生活琐事则引发“两个人都想避风,谁来当港湾”的新问题,最终夫妻面临离婚。尽管三人身份、职业、阶层不同,但“精致穷”成为她们共同面临的问题。三人还分别遭遇不同类型的男性:海王(形容男性追求女性时广撒网)、出轨男和婚内冷暴力男,以至于23日最新热搜探讨起剧中两位“渣男”老公的比较。

在影视剧的女性话语中,女性成长时常拍得流于表面,仿佛爱情和婚姻就是一切,而不敢直面“女性阶层跃迁”以及真实地呈现女性焦虑。《三十而已》中的顾佳兼顾家庭、婚姻和事业,这种“职业太太”与传统的“贤妻良母”不同,她也成为目前讨论度最高的一位女性。而恋爱结婚全由家人一手安排的钟晓芹原本是职场老好人,在家默默承受老公冷暴力,然而在剧集中后段也实现了成长。

除了女性自我提升,“三美”在逆境中还相互依偎取暖。她们身上有现实固化的无奈,但也被寄托了阶层流动的友谊。让女性观看女性剧,从各种角色的身上审视现实生活并思考自身价值,正是这个时代女性文化产品所能创造的价值。这样的影视作品让女性看到并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但始终不放弃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82年生的金智英》讲述的是我们每个人的故事。”韩国女演员裴秀智曾这样说。2018年11月,韩国女作家赵南柱的长篇小说《82年生的金智英》累计销量突破100万册,这是韩国时隔10年再度出现百万级畅销书。该书讲述平凡的韩国全职家庭主妇金智英的生活,从出生到上学、就业、恋爱、结婚、生子、离职,每个关键选择都体现出韩国女性在家庭和职场中受到的区别对待,也展现出丧偶式育儿的社会问题。这部作品也成为韩国文学和电影融合的典范。

在韩国历史上,女性文学曾一度作为周边文学被主流文学冷落。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发展,女性文学越来越受到重视。2008年,女作家申京淑的小说《寻找母亲》获第五届英仕曼亚洲文学奖。这部作品聚焦“母亲”——某天母亲突然失踪,丈夫和子女开始追寻她的痕迹,复原她的记忆。2016年,女作家韩江以2004年旧作《素食主义者》获得布克国际文学奖,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韩国作家和亚洲作家。

女性电影是韩国女性文学的重要载体。除了《82年生的金智英》,探讨操纵股市的犯罪片《钱》、浪漫喜剧片《最普通的恋爱》、以日本强占朝鲜半岛时期为背景的《词典》、描绘“世越号”沉船遗属治愈创伤的《生日》等,这几部电影的共同点是:2019年跻身韩国电影票房30强,且由女性导演执导的首部长篇电影作品。除了这些高票房作品,独立电影《蜂鸟》《鲶鱼美琪》《我们的身体》《绿阳和少年》《夜半门开》也在韩国和海外电影节上收获不少奖项。

2020年,韩国女性电影产业进一步发展。今年2月上映的《正直的候选人》以40多岁女性国会议员为主角,3月上映的《灿实也多福》通过刻画40多岁女子平凡生活和苦恼获得女性观众共鸣,5月上映的《清白》(图①)中女主角通过法庭抗争证明自己无罪。此外,林顺礼执导的《交涉》成为首部制作经费超过100亿韩元(约合6000万元人民币)的韩国女性导演作品,具有重大意义。

2019年末,韩国出现专门提供女性电影播放服务的流媒体播放平台“purplay”。该平台目前共有170多部未上映的女性电影,近80%为韩国短片。平台创始人赵日智称,独立电影中丰富的女性电影题材应更多地向商业电影领域发展,希望女性电影可以改变人们的社会认知,继而推动电影产业健康发展,形成良性循环。

努力融入职场还是辞职在家专职做主妇?对于很多日本女性尤其是30岁左右的女性来说,可谓一大难题。2017年福布斯一项调查统计称,有67%的日本女性认为自己无法和男性一样追求梦想,因为传统日本女性的生活轨迹是毕业后工作几年、结婚,成为全职照顾丈夫和孩子的“家庭主妇”。但近些年来,日本女性更渴望融入社会,有日媒将平成年代称为“事业女性急剧增加的年代”。

日本政府自2015年起实施“女性活跃推进”政策,力求为女性创造更多福利和良好的就职环境。在此背景下,近年以女性为主角的“大女主剧”可谓扛起日剧半边天。2019年《卖房子的女人的逆袭》中,北川景子饰演的便是30岁左右的女强人,是业绩第一名的房产中介女王;由米仓凉子主演的《X医生》系列也极具人气,女主角是技术高超且坚持自我的自由医生;正在热播的《我的家政夫渚先生》中,女主角是沉迷工作且不擅长做家务的女白领,男主角则是性格温和、相对弱势的家政夫。这些剧多刻画律师、警察、总裁、医生等职业女性,反映出日本当下“女性独立”的时代性和趋势。

日本女性想在职场打拼并不容易。以2016年风靡一时的日剧《东京女子图鉴》为例,剧中反映出许多日本职场女性的困境:在不少日本传统男性心中,职场女强人“有些令人恐惧和望而却步”。剧中女主角虽走上事业巅峰,但无论参加朋友聚会还是在职场都感到孤独。另一部日剧《逃避虽可耻但有用》中,新垣结衣饰演的女主角本是研究生毕业,却在职场上屡屡碰壁,无奈之下成为家政人员。

新一代日本女性更渴望用努力工作和存款来实现梦想。如2015年出版的金融类读物《富女子宣言》(图②)中写道:“过去的日本单身女性和专职主妇没有多余存款,所以总是要依靠男性生活。但现在时代变了,女性比男性更应具备金融知识,包括存钱和投资的能力。”该理念受到许多日本女性追捧,为积极加入“富女子”阵营而努力。关于宣扬女性应强势独立的书籍也不少,如《为何那个女人讲话强势且美丽呢?》一书中提到,女性在职场中一定要勇敢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意见,不要被周围的人左右,要坚守自我等等。

原创文章,作者:admin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eoeyewear.com/news/250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