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是怎么在体育界变得声名狼藉的?

在男子短道速滑500米决赛中,以39秒59破世界纪录的好成绩夺得了金牌。

武大靖的速度一圈比一圈快,最后领先第二名两三个身位之多,让对手连他的尾气都吸不到。昨天晚上跟着武大靖的节奏把整栋楼的声控灯都喊亮的朋友,请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夺冠后的武大靖第一时间冲到场边和主教练李琰激情相拥,这画面也看得人鼻头一酸。

李琰脸上激动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代表了所有中国观众的心情:这块憋着一口气拼来的金牌,来得太不容易了。

要知道,短道速滑是中国队冰雪运动的强项,有数个争金点和拿牌点。可是在这届冬奥会上,短道速滑队却憋屈得很。

在短道所有比赛结束后,统计显示本届赛事总共发生了50次犯规,中国和加拿大各被判9例,并列第一。

当然,中国运动员中确实因为国际滑联的新规而存在不适应的情况,不能因此就说全部都遭遇了不公。

短道速滑国际裁判曲励接受采访时表示,范可新和任子威的确是在滑行路线上出了问题,但是对于韩天宇和曲春雨的判罚稍显勉强。(搜狐体育)

但是最引发口诛笔伐的一次争议,是大家认为同一场比赛中的判罚具有不一致性。

在女子接力3000米的决赛中,表现出色的中国女队在最后一次交接棒时略有失误,在韩国队后面第二个冲过终点线。但裁判在观看录像后判罚,中国队和加拿大队都因为犯规取消成绩。

由于等待结果时,转播回放的镜头一直是韩国交接棒时队员摔出赛道、疑似干扰到其他队,大家都以为问题可能会发生在韩国队身上。

结果,判罚公布后,观众没看懂,连运动员自己都没看懂——周洋赛后接受采访时说,到现在也没搞明白到底是哪儿犯规了,越来越看不懂短道这项运动了。

面对中国方面的申诉和舆论的质疑,国际滑联后来公布了图像证据,称“中国队最后一棒进行交接时,正在滑行的中国选手骤然从外道变道至内道,阻挡了正在滑行的韩国选手”。(下图为国际滑联公布的图片)

并称加拿大队被判犯规也是一样的原因。如下图,红色箭头指向的是未在比赛、而干扰其他队选手的加拿大运动员。

但很多人马上就发现,这样的判罚并不具有一致性。央视记者尉迟学敏发微博质疑称,韩国队在比赛中同样出现了未在比赛的选手在赛道上进行干扰的情况。

短道速滑国际裁判曲励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队在滑行中和对手发生了几次碰撞,这届裁判对于手上动作判的很严,而中国队的动作确实可以成为裁判判罚的依据↓↓↓

观众的愤怒也在于此:中国队犯规的我们可以认,但是判罚标准在同一场比赛里似乎没有适用于所有队,国际滑联给出的解释也并不能服众。

但赛事早已结束,中国队的申诉也被驳回,结果已经无可更改。中韩短道速滑互相diss的小黑本上,无可避免地又要记上一笔了。

众所周知,中国和韩国这两大东亚短道速滑强国一直是老冤家,在这个项目上的黑账说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别说观众看得义愤填膺了,中国的运动员自己都难掩对韩国队的微辞。昨天比赛结束后,中国队员任子威接受采访时简直藏不住笑容,说看到韩国人摔了的时候老激动了,就自己一个中国人在那儿喊。

名将王濛就曾在节目里吐槽韩国某队员,比赛时手上小动作很多,“她要是不伸手,好像滑不了冰”,超越别人的时候她非得摸着你的鞋过去。

老实说,暗搓搓地犯规什么的都不算严重的,更可怕的是恶意犯规致使中国运动员受重伤。

10-11赛季短道速滑世界杯上海站,男子500米半决赛上,韩国选手金炳俊企图超越中国队员韩佳良未果,便对其犯规,两人一起摔出了场外。

可怕的是,在那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先飞出去的金炳俊并没有收起脚上的冰刀,韩佳良狠狠地撞了上去。结果,韩佳良手腕、手臂、腹部多处被划伤,血染赛场,直接被担架抬了出去。

虽然事后韩佳良表示速滑本就是高危项目,称对方不是故意的,但当场裁判的判罚仍然是认定金炳俊恶意犯规。

2008年世界杯女子1500米决赛中,韩国队员郑恩珠在无法内道超越周洋的情况下,一掌推在周洋的头盔上,致使周洋高速摔出赛道撞到挡板,造成颈椎错位和脑震荡。

而且,郑恩珠这样的做法是自杀式袭击——她除掉了周洋这个有力的竞争对手,保自己的两位队友包揽了冠亚军。

这种自爆式配合也是韩国队的惯用手法。别看王濛巅峰时期能把韩国队员甩得连自己的影子都摸不着,但曾经她也尝尽了韩式配合的苦头——

之前在很多比赛中,王濛都只能以一敌三,在三名韩国队员的夹击下艰难求生。但人家只要派出一个人犯规阻拦她,就能保自己的队友轻松夺冠。

当然,韩国队这种“牺牲我一个,幸福千万家”的模式也衍生出了不少内讧闹剧。昨天晚上的女子1000米决赛里,一直传言关系不和的两位韩国女将沈锡希和崔敏静就一起抱着摔出了赛道……

之前韩国还有男子名将安贤洙被队内斗争、内定冠军逼得改投俄罗斯队的故事,这些就不多说了。

总之,中韩短道速滑积怨已久。在那些黑手黑脚面前,中国观众很难不把这位东亚邻居当成头号diss对象。

韩国队员和其他国家队员之间发生碰撞后的结果,也颇有争议。比如短道速滑女子1500米的半决赛中,韩国选手金雅朗横向内切,把加拿大选手圣格莱斯最终挤出了赛道。

当时央视解说说道:非常明显的一个横向阻挡,裁判应该会判金雅朗犯规,甚至直接把圣格莱斯判进(晋级)也是有可能的。

回放显示,这次犯规也影响到了同组的中国选手韩雨桐——她为了躲避这次碰撞,不得不在外道闪得远远的,结果只获得第三名、晋级了B组决赛。

这次争议就像这届冬奥会短道速滑许多争议的一个缩影:许多争议碰撞的最终受益者,是东道主韩国队。

不知道其他国家的观众是否像中国观众一样愤慨,但昨晚男子5000米接力颁奖时加拿大队的一个举动倒是让大家看了会心一笑:

加拿大队员查尔斯·哈梅林也在社交网络上发了他们领奖时的“小动作”,配文说:打扫一下领奖台,好领我的第五块奥运奖牌。

这中间有什么深层含义,我们就不去妄加揣测了,但中国观众在这里读出来的那层意思,八成都和我们长久以来的一个疑问吻合:

这不是地图炮,而是一个每逢大赛就要被拎出来鞭尸的固有问题:韩国体育的名声在我国观众心目中怎么能差成这样?也算是差成独一份了。

而纵观它口碑沦陷的历程,其中的共性无非是:韩国主办赛事时所受的益,建立在令对手感到不公的基础上。

关于韩国体育的旧账,最早可以翻到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对就是成德善苦练举牌小姐那时候)。当年在拳击赛场上发生了一件丑闻,不管是中国媒体还是西方媒体,不管是讨论拳击黑幕还是体育腐败,都总要被拉出来遛一遛——

说,在71公斤级决赛上,韩国选手朴思勋与19岁美国小将罗伊·琼斯展开对决。

尽管朴思勋遭到对方猛烈出击86次之多,还在第二局被击倒在地,裁判数到8时才勉强起来。结果却令人难以置信——裁判们判定朴思勋获胜。

在最轻量级比赛中,韩国选手范忠一对阵保加利亚选手亚历山大·赫里斯托夫。范忠一对裁判的数次犯规警告置若罔闻,最终裁判终于失去耐心,两次命令记分员对范忠一扣分。

结果韩国队其他成员不干了,冲上拳击台就要对裁判进行围殴,把拳击比赛变成了拳击斗殴,场面十分混乱。

西方人记住了这次令人瞠目结舌的拳击赛,而台湾人的心头大恨,是1997年在韩国釜山举办的东亚运动会。

在男篮决赛上,韩国队在最后时刻仍落后中华台北队。时间还剩10.9秒时,韩国队落后2分,比赛进入暂停时间。

看过篮球赛的人都知道,一分钟的时间究竟能对场上局势做出多大的改变。发现了计时器问题的台北队员十分愤怒地集体抗议,当时转播的台湾解说员也情绪激动。

这到底是计时器主动故障还是被动故障?反正,这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后来成了台湾很多人至今都很鄙夷韩国体育的一大原因。

他们在油管上上传了自己剪辑的韩国体育黑历史,把韩国和台湾在比赛中的冲突事无巨细地放进来批判一番。

本想把底下的评论脏话打打码放上来,但是考虑到打完码也不剩啥了,还是算了。

这还没完。釜山这座城市,在5年后又迎来了另一大体育赛事:2002年釜山亚运会。

这次大赛更热闹了,印尼羽毛球名将、著名暴脾气陶菲克领衔主演了抗议裁判不公的大戏。

在羽毛球男团印尼队和韩国队的决赛中,司线员全部由韩国人担任。陶菲克先丢一局,又在极为关键的第二局9:12落后时,他的一记扣杀明显落在界内,却被司线员判为出界。

经过队员、教练的抗议乃至主裁判重新判罚的要求后,司线员依然坚持判为出界。

这一下激怒了陶菲克,他黑着脸一言不发,收拾东西离开了赛场,队友们也纷纷离开以示抗议。直到一小时后亚奥理事会现场决定更换四名司线员,印尼队才重返赛场。

据当时的国内报道,李永波也在中国队和韩国队的女团决赛上大为光火,即便最终中国队拿下了比赛。

赛后,李永波走向裁判席,手指着副裁判长大声责问:“这么明显的错判,这么多次了,你们当裁判长的不监督,不警告,你们是摆设吗?”(扬子晚报)

羽毛球场外的纷扰也很多,据当时的新闻报道,各国控诉裁判偏袒韩国的N宗罪包括但不限于:

印尼竞走队称男子个人公路赛中,韩国选手金永民推开了他们的穆扎赫并第一个冲过终点,但裁判对此视而不见;

马来西亚跳水队认为,裁判在男子双人跳水比赛中明显偏向韩国选手,使得他们失去了本应获得的一块银牌……

由于时间比较久远,当时的很多事情难以在网上找到影像资料了。但2002年韩国举办的另一大体育赛事可是扎扎实实地留下了影像记录:韩日世界杯。

这届世界杯的荒唐程度,是很多不懂足球的路人也听说过的——韩国在自己的地盘上史无前例地杀入四强,却是踏着意大利、西班牙两支传统强队的尸体,伴随着许多肉眼可见的黑哨。

就拿韩国VS意大利的这场1/8决赛来说,韩国队员生生地把用脚踢的足球赛变成了全身投入的武术比赛。不论是肘击——

当值主裁莫雷诺屡次对这些暴力动作熟视无睹,却误判意大利前锋托蒂假摔,将其红牌罚下。

并在加时赛吹掉了意大利队本应毫无争议的金球(意为只要进球比赛就结束),导致后面韩国队安贞焕有机会进了一个金球,直接杀死了比赛。

意大利人说莫雷诺是最黑的裁判,西班牙人却不同意。在后面的1/4决赛韩国VS西班牙的比赛中,裁判甘杜尔莫名其妙地吹掉了西班牙队两个好球,几乎是一手护送着韩国进了四强。

参加了这场比赛的韩国球员李天秀后来到西班牙踢球,还遭到了当地球迷的辱骂:是你们偷走了我们的胜利。

复杂的是,这两场地球人都看得出来有多肮脏的比赛,由于背后可能牵涉国际足联庞大的腐败网络,这么多年来都一直没有明确的证据来证明是假球。

原国际足联副主席、韩国人郑梦准倒是曾经用一句模棱两可的线年,韩国《国民日报》电子版的报道称,郑梦准在国内竞选时对着几百名支持者说:

“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被问到过韩国队能在2002年世界杯上进入半决赛,是因为你贿赂了裁判吗?这样的问题,我的回答是‘如果我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呢’。”

虽然韩日世界杯已经过去了快20年,但它给足球抹的黑至今都无法被忘怀。后来唯一令人拍手称快的,大概就是意大利人痛恨的黑哨莫雷诺因为携带毒品被捕了……

在水源世界杯体育场博物馆的正中央,陈列的是当年击败意大利那场比赛时安贞焕射进的金球,和主裁罚下托蒂时所用的红牌。

2014年,亚运会又来到了韩国——仁川亚运会。这一次,成为闹剧主角的倒不是裁判了,而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场外因素。

比赛场内,他们遭到了奇怪的妖风——羽毛球男团韩国VS日本的比赛中,日本选手田儿贤一在领先一局后,发现无论自己在场地的哪一端,空调的风总是突然加大风力,而且自己永远在打逆风球。

最后,不仅田儿贤一遭到逆转输掉了比赛,日本也以总比分2:3输给韩国,无缘领奖台。

对于奇怪的风,仁川亚运会组委会官方的解释是,赛场供电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容易导致电力不稳定,只得间断性进行空调运行。

这意思大概是,日本选手所感觉到的永远逆风是因为自己倒霉,总赶上空调间歇性开启,而且恰好吹到他那儿是逆风。

比赛场外,他们遭到了奇怪的音乐——据日本报道,马术盛装舞步比赛中,韩国队故意在场边播放其它音乐,导致日本赛马惊慌。

另一个神奇的事件是,当时日本媒体曝出了亚运村给选手提供的盒饭被检测出沙门氏菌。为了预防运动员大规模食物中毒,事前准备的76个盒饭全部被丢弃。

韩国在赛事组织上的疏漏或“心机”,其实也不是第一次。王濛就吐槽说,历届在韩国举行的短道速滑比赛,冰面状况都很软、很糟糕,唯独韩国选手喜欢这样的冰面,一切都顺着他们来。

先是羽毛球运动员谌龙也表示,在比赛中感受到了风向的突然变化,而且自己永远是逆风、永远被对手推在半场。

再是女队队员赵芸蕾吐槽,跟韩国队的女团决赛时,对手手上搞小动作,狂掐球上的羽毛,想快点损坏这个球、多换一些新球。

在一些自己优势、对手也强大的项目上,运动员爱动歪心思,搞违反规则的小动作;自己举办赛事时,又总是出现偏向东道主的不公判罚。

特别是举办重大赛事时,韩国完全打错了牌。这本该是个向世界展示自己的舞台,但韩国一而再再而三地误解了“主场优势”的道德含义,展示出来的是什么?是混乱、猫腻和其他选手对不公的质疑。

2012年伦敦奥运会,女子重剑个人半决赛,韩国选手申雅岚5:6输掉了比赛。不满判决结果的申雅岚在场内足足申诉了一小时,哭得梨花带雨也不肯离开赛场。

后来的新闻报道显示,国际剑联确实承认了比赛中存在误判。但由于比赛结果不可更改,国际剑联提议授予她特别奖,以表彰她的体育精神。

对于所有辛苦训练的运动员来说,一个能公平竞赛的赛场是最基本的诉求,不论ta是哪国人。

面对不审慎的判罚,甚至离谱的黑手,场外的观众都看得无比惋惜,身处其中、为它付出了青春和汗水的运动员又怎么能不知其痛?

可惜,奥林匹克精神明明就在那儿白纸黑字地摆着,却总有人一次次地践踏它——连公平竞争都做不到,还谈何友谊,谈何团结?

当然,体育从来就不是人们幻想中的纯净乌托邦。就像2015年的国际足联震惊世界的丑闻,它可能永远存在未知的腐败黑幕和政治勾结,也许绝对的公平公正只能存在于想象中。

少一点猥琐阴暗,多一点问心无愧,让竞技场上凭真本事赢得的尊敬,来得痛快干净一点吧。

转发这只2014索契冬奥会上发了神功的李·锦鲤·坚柔,祝新的一年里厄运都自己嗖嗖飞出视线!

原创文章,作者:admin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eoeyewear.com/news/25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