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历史教科书中的中国

网上一直有关于“韩国1992年新历史书”的传言,说这套历史教科书各种扯淡,然后就是把韩国批判一番。作为一个顶着日本名的精神(古代)韩国人(大雾),今天就好好说道说道,韩国历史教材的那些事。

韩国历史书原先是“检定制”(和中国一样,国家下发大纲,有关机构编写,国家审核)和“国定制”(国家直接组织人员编写并强制使用)相结合的,朴槿惠时期曾经尝试改为一律“国定制”并且替韩国的军政府时代翻案,最后由于朴槿惠下台,事情也就搁置了,并且在2017年彻底废除。

首先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这个“韩国1992年新历史书”的内容被反复转载了无数次,但是每一位转载者都拿不出任何超出该内容本身的证据来。

事实上韩国历史上曾经经历过7次历史教育课程改革,1992年的改革是第六次。国内聚焦韩国历史教科书的论文也有十数篇,其中曾无一字提及这部分——要么中国学界集体眼瞎,要么这个“韩国1992年新历史书”是子虚乌有。而从内容上看,这些内容是连韩国历史学界都当笑话看的在野史学【注】产物,更不可能通过教科书的审订流程。真正对教科书垂涎三尺的韩国主要想改的是近代史,对古代史只有那群民科感兴趣。

【注】所谓“在野史学”并非指称特定学派或学术团体,它是对大学或正规研究机构之外的一些历史“爱好者” 的统称。 所谓“在野” 是因为这些“研究者”多数并不在高等院校任教。另外,有些学者虽然置身高等院校,但他们基于国粹主义立场,以非学术性的态度治史,将国史(韩国史)过度夸张,甚至伪造韩国史,主流学界也贬其为“在野”。

——赵宇然、朴灿奎:《韩国非主流研究者群体的高句丽史认识倾向》

再打个广告,我和@幻想浅绿就韩国“在野史学”的主题有一次合作,预计…我也不知道啥时候上线。

在引用之前我得多说两句,像下图这种,基本上都是韩国“民科”鼓捣出来的,有人说这是韩国官方说法(或者说是韩国主流说法),直接大耳刮子抽上去可也。

韩国学界和教科书认定的上古史,是从檀君(BC2333)开始的。他们和中国的最大不同在于:中国学界一般不承认檀君朝鲜,认为它只是神话,韩国信史应该从箕子朝鲜开始;而韩国认为檀君朝鲜是存在的,而且范围包括中国东北的一部分。(至于北边那半…人家连檀君骨头都能挖出来,你服不服?)

非常教育出版社出版的《 韩国史》便将满洲看作古代韩国的发源地:“我们民族在新石器时代以满洲和韩半岛为家园进行农耕。”东亚出版社出版的《 韩国史》,不仅将满洲作为古代韩国的生活舞台,还把中国的辽宁一带也加进去了:“辽宁、满洲和韩半岛作为我们民族曾经的生活舞台,出现人类的时间大约是70万年之前。”对此,非常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历史教科书中也有类似的表述:“古朝鲜以辽东地区和大同江流域为中心得以发展”;“在以铁器文化为背景的满洲和朝鲜半岛地区生活着扶余、高句丽、东与、三韩等国家”;“高句丽在鸭绿江流域一带占据了地盘……在征服周围地区的同时将势力范围扩展到了辽东地区”。

韩国方面认为二者不是中国地方政权,而是由韩民族建立的独立政权,中国的进攻是侵略行为。韩国人的依据有:1.有高丽血统;2.渤海与日本的交往中,日本称之“高丽”;3.“渤海”一词来自古朝鲜语“光明的太阳”音转。(当然,中国学界统统见招拆招怼回去了,此处暂且不表)

这些主张,在韩国历史教科书中都可以得到验证:“ 高句丽灭亡之后,唐朝占据了位于大同江以北原高句丽的领土,将高句丽的遗民移到了辽西地区。除了高句丽遗民之外,以靺鞨人和契丹人为代表的很多民族都被强制居住于此,接受唐朝的统治。 但是以契丹的叛乱为契机,随着唐朝经济实力的衰弱,领导的高丽人和靺鞨人在吉林省的东卯山建立了渤海国(698年)。 ”

中韩最大的冲突不在于“活字印刷术是谁发明的”,而在于“金属活字是谁最早造出来的”。韩国学界认为是韩国的,中国也有一部分人赞同。毕竟这个问题上,我们理亏——世界上现存最早的金属活字使用记载是韩国的(1239),现存最早的金属活字印刷成品也是韩国的(《直指心体要节》,1377)。

关于某百科上提到的“中国最早”的几项理由,不是连文言文都读不懂的,就是学界已经有过驳正认为不合理的。在找到更可靠的证据之前,咱也只能低着头认了。

在宋代取得巨大发展的印刷术 …… 对周边国家的文化发展也产生了巨大影响。 早在隋代就开始使用的雕版印刷术在宋代也非常盛行……对知识的普及做出巨大贡献。 而且在宋代较之西方早400年发明了利用活字的活版印刷术。 但是在此后的中国,雕版印刷术继续得到发展,而活版印刷术却未能进一步得到发展,其命脉在中途被断绝。 活版印刷术传入韩国之后得到普及,并在世界上首次造出金属活字。

“没有做好战争准备的朝鲜在战争初期无法有效抵抗倭军,宣祖避难至义州,并请求明朝派出援军。 由于水军和义兵取得胜利,朝鲜由战争初期的守势开始转入反攻,加之明朝援军加入战争,战争进入新的局面……明朝和日本之间长达三年的休战谈判破裂,倭军再次侵犯,史称‘丁酉再乱’。 朝明联军在稷山击退倭军,李舜臣在鸣梁大破敌船, 倭军再次退至南海岸一带。”

“水军取得胜利、义兵积极开展活动时,明朝援军也来到,于是朝鲜对倭军展开反击 ……与壬辰年不同的是,这次朝鲜军也加强了军备,与明军协同作战,轻松击退倭军。”

这点上韩国学界的观点是一致的——李舜臣是举世无双滴,义军是伟大滴,至于大明什么的是可以一笔带过滴……对此我就上一张图:

最后上个和本题目不太相关的内容——七版韩国教科书对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不同表述。

原创文章,作者:admin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eoeyewear.com/news/98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